资讯中心

捕捉全球市场第一手资讯

法国式罢工与国家治理困境

  • 2019-12-14 15:00:30
  • 12-14 15:00:30
  • 来源:国际新闻-东方财富网
  • G20  

原标题:法国式罢工与国家治理困境

  法国又发生大罢工了。去年的12月,法国总统马克龙从阿根廷的G20峰会回到巴黎之后,巴黎的香榭丽舍大道一片狼藉,因为“黄马甲运动”引起了比较大规模的抗议。今年的12月,因为马克龙要改革养老金制度,上百万人罢工,巴黎交通系统陷入了瘫痪,从上个世纪90年代以来,法国多届政府都希望改革法国的养老金制度,但都没有成功,萨科齐将退休年龄延后到62岁,结果连任失败,可以说养老金制度成为法国政治的一个禁忌,马克龙的这次改革也算是闯关,能不能超越法国国家治理的困境,还要看政府的意志和智慧。

  法国总理菲利普冲在了改革的最前线,今年7月份法国政府通过了《构建一种通用的退休制度》,改革的核心内容是结束法国养老金制度的“多轨制”,采取一种“积分制”来统一养老金制度,目前法国至少有42种不同的养老金规定,其中还有13种制度被认为是“特殊制度”,包括在电气、燃气、铁路公司、医院等公共事业部门的工作人员,还有议员和公务员等,他们的养老金更优厚,这次改革无疑是动了这些人的蛋糕,由此我们看到的罢工的景观首先是交通的瘫痪。

  姑且不说法国这一“打补丁”一样建立起的养老金体系是不是合理,单单是这一养老金体系能不能运转下去,就足以拷问人们,要不要对养老金制度进行改革?马克龙在上任之初就提出了改革养老金制度的问题,想激活法国的劳动市场,而总理菲利普也认为,如果现在还不进行认真、彻底的改革,那后来人再改,将是非常残酷的。法国的养老金已经出现了比较大的缺口,目前养老金支出占国民收入的14%,而德国是8%,法国人的退休年龄在欧盟国家中是比较早的,跟希腊差不多。归根结底说,法国人比较高的养老金收入,比较少的劳动时间,这样的安逸生活还能持续多久?

  从1910年开始,法国开始建立养老金制度,随着社会的发展,养老金制度逐渐普及,这也是福利国家的重要的制度支柱。福利国家是第二次工业革命之后出现的新的国家治理的方式,大大缓和了劳资矛盾,就本质来说,福利国家是富人阶层花钱购买和平。“二战”之后选举权也普及开来,劳动者手中有了选票,从而拥有了数量优势,削减福利开支相当于政治自杀,法国从冷战结束之后,要对养老金进行改革的总统或者总理都遇到了极大的挑战和惩罚,这也暴露出了法国福利国家的困境。

  养老金基本采取现收现付的方式,也就是参加工作的人养退休的人,这一制度的前提是新入职场的劳动力应该是不断增加的,否则,就没有足够的现金流来支持不断扩大的养老金支出。进一步说,福利国家建立在经济持续增长的前景之下,尤其是在“二战”结束之后,经济快速增长和恢复,工业化迅猛推进,福利支出是有保证的。但是经济增长停滞或者增长前景不确定,那怎么办?

  经济增长的基本动力来自于人口(劳动力)的增加、技术的创新以及制度改革的全要素增长,经济增长的发动机似乎在逐渐熄火,这是福利国家面临的重大的挑战。首先,法国从上个世纪60年代就逐渐进入了老龄化,2000年的时候老龄化率达到16%,到2050年将达到32%,工业化、城市化之后的人口增长模式无法维持现收现付的养老金模式,当然,大量引入移民,可以缓解老龄化的冲击,但是不同文明之间的融合也带来了社会治理的问题。其次,技术创新是有周期的,有的要经历比较长的周期,比如康德拉捷耶夫周期差不多五六十年,创新最大的特点是不确定性,如果处于创新的低潮期或者枯竭期,经济增长必然是乏力的。最后,制度的改革,说起来容易,做起来难,制度改革无非是要降低交易成本,提高经济效率,但是任何制度沉淀下来之后就会形成利益集团,也就是已故经济学家奥尔森所说的“分利集团”,对分配财富的热情要超过创造财富,由此会形成僵化的利益格局,导致制度效率下降。

  福利国家面临的经济增长的困境早已形成,但是为什么到现在才变得尖锐呢?原因在于“购买时间”,什么意思呢?通过全球化,尤其是金融市场的全球化,福利国家可以通过举债维持财政,换句话说,将其他国家和社会的财富先“用”过来,维持欧洲福利开支,这也带来了一个严重的问题就是债务是否可以持续下去?举债并没有问题,问题在于借来的钱用来做什么,如果是发展生产,那就是有意义的债务,如果是用来消费或者福利开支,积累起来的债务之山就难以持续。2009年欧洲债务危机意味着举债维持福利的做法已经出现了很大的问题,不能再通过举债延缓福利国家危机了,也就是说,没有那么多时间可以“购买”了。

  法国面临的挑战和困境,马克龙是非常清楚的,要想重振法国的雄风,那就需要动大手术。问题在于如何去改革,这就需要政治意志,还有政治的智慧。对于改革的意志,马克龙应该是坚定的,他曾经表态说,“宁可冒着不受欢迎的风险进行结构性改革,也不要固步自封。”但是,马克龙改革的路径和技巧还需要改进,去年开始爆发的“黄马甲运动”就是教训。尽管外界普遍认为马克龙已基本解决了“黄马甲”们所带来的问题,但政府与民众之间的不信任依旧,加上法国社会的“罢工”的传统,实现养老金改革的软着陆,并不是容易的事情。据法国民意调查研究所最近的一项调查,76%的法国人支持养老金改革,但64%的人不相信政府能够实现这一目标

马上交易

全球交易领先平台,10年品牌匠心独运

  • 注册真实账户
  • 注册模拟账户